2017-04-16 00:27

  呐

  我愿意用一半的寿命祝福你健康的成长,而你 还是你的。可以陪我多走会儿吗 作为伙伴。

  在我经常提起猫,友人在六天前送来一只已去母亲的小幼猫。倒是这点,像是如果向往着某些事,相信着它,也许就会幸福的降临,我是说,这样的偶然。而或许,我的幸福感对你而言是一种悲伤,请原谅这一切。

  让人不知所措的一两天过后,你开始安静了下来,习惯一碰触到我的手,便爬向掌心,我很欣慰。如果你也能感受,在多少的时间里,一切都在离我远去,我并不孤僻,却是那么的孤独。一个只有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世界。

  我想,你会长的非常大,现在的你小脑袋就如同 iPhone 充电器般大小。

  我知道这样的寄托有些过分,那些在为数不多的喝酒后才能出现在脑海里的 那些许放进抽屉中的情感。而至少在清醒的麻木时……

  我是该希望你能感受,还是 我们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只是一厢情愿呢。


  春天从三月中旬转而变成了四月,而记忆这些变化唯一的用途,似乎只是不停的让自己感受到时间在流逝,我不能在某处停滞过久。

  在一个毫无防备的星期天晚上过后。生命看上去便是条单行线,偶然与必然并无区别,而你依旧坚信着一切 它们既是没有变化 却再也不同,也连同自己 将自己剥离出身体。


  在两杯过后,很久没写了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