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4日

2017年08月14日 07:00 晴

经常的失眠,也许是最近,也许向来如此。但是很享受这份天亮前的宁静,每当此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学习!

好吧,只是这个时间里没有人需要交际,也不用惦记着任何与工作相关的,而只剩下自己。就像在过去两年自己经常提及的专注是多么难得,在这个大人的世界,作为一个大人。

我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有些环境中的人容易迷失在这个世界,为什么他们会有怎样的人生与价值观。尽管一直如此,但这个问题在此前我并没有思考过。

答案是经历过反差环境的人会去对比两者的不同而继续已决定过的选择,当然,或许一些人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方向。而另一些人,在一种单一的过程中,没有足够的理由促成另一种思考方向。

这可能可以解释很多关于人与人的不同。

……

看看这几年最大的结论。

关于信。人是否信人,非人是否可信,而为人是否愿信人。在一部电视剧中编者安排的“人不信人,是先不信己”,这让前前后后的很多事情一下子变得清晰了起来。当然,也并不是说人都得相信人,它也可以当成为一句说了跟没说一样的话,有些不可信是的确不可信,只是对可信之人的不信这一点,解释的很是恰当。

关于爱。是生理的冲动!!!(非洲 ???)

我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依赖另一个人的存在,这种孤独感是如何成为我的一部分,来自初恋和自己的决定,以至随后对家庭的体验,和最初的我。我想有一个爱人,也是家人。我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空洞是对心最好的描述。

这两个月我开始明白,问题不在于我能否找到可以接纳这份孤独的人,结束它的方法也并不是找到她为止。

它那么现实,就像我无法让自己成为拥有不同经历的另一个我。

问题,是我自己能否接受这份孤独。

关于钱。真是最没研究价值的,却又贯穿其它“关于”始终的东西,它形成了这样又那样的无奈。

……

“既然我们无能为力,为什么还要为此忧心忡忡?”

晚安后的我,想睡着,却又睡不着。愿此时熟睡中的你,有个好梦。

 

18:37

偶然的又看到关于留守儿童的问题相关的文字。突然发现,我也是其中之一!!!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忽略了这件事,可能作为当事人是不容易察觉问题。

新素材 +1

seabye

2017年08月11日

2017年08月11日 05:16 晴

在接连的不顺利与崩溃后,我删掉了很多人的联系方式。而后,也借此遇到让我无比安心的人,能让我不再感到害怕。无论如何,我已经做过决定了。谢谢你,安妮。

我发现几个问题,我对一些提问或问题的解释往往过于详细,但这并非不够精简的问题,而是为什么我要将脑内的东西输出的这么详细。接而下述的内容也借此留下了可靠依据。

从对乐视去年到今年的基本判断,到最近的安卓将将系统和驱动做更好的安排,AB站对电影区的改变,眼下对索尼产品本身的问题的关系,苹果的一步逐渐变成两步的设计能力,种种。

通过已有的信息回溯过去与现存的问题并得出事情接下来的发展方向,在多种可能性里组织出较为正确的可能性。

不过,这还不够,因为依旧缺乏更重要的创造性,这就像可以看到像素级的细节问题,类似国人可以将一个东西发展到极致,而最初发明它的人却不是国人。可能的一个可能性是,我所已知的信息还太少,无法总结出更长远的结论,可以看见当我去发现问题和已经得以验证的事情,短到几周就发生了,长也就半年一年,而创造性从某种角度而言即超越现在时间的结论。

这个发现从另一件事上也很有说服力。那就是,在恋爱想法的预感中,所有糟糕的预感都从未令我失望的发生了,并不是指结果(这的确挺搞笑的,人们的经验大概就是这样攒的吧),而是那些并非因为相信才会有意无意将结果引导至预想的猜想。敏感的人拥有的特质,只是掌握自己的情绪状态真的挺难的。

我需要睡眠耳塞再加一个隔音耳罩带来的真空环境。当下我比较感兴趣,某种角度上看到的能力是天赋还是由不自主与自主创造的自身与自身以为的外界环境所致,这其中包含了一定程度上我是如何及能否改变思考方式的问题,即,如果我不是我。←_← 嗯,希望没有选择主动降噪耳罩耳机不是个失败的决定。

啊!就是这样。

seabye

2017-04-16 00:27

  呐

  我愿意用一半的寿命祝福你健康的成长,而你 还是你的。可以陪我多走会儿吗 作为伙伴。

  在我经常提起猫,友人在六天前送来一只已去母亲的小幼猫。倒是这点,像是如果向往着某些事,相信着它,也许就会幸福的降临,我是说,这样的偶然。而或许,我的幸福感对你而言是一种悲伤,请原谅这一切。

  让人不知所措的一两天过后,你开始安静了下来,习惯一碰触到我的手,便爬向掌心,我很欣慰。如果你也能感受,在多少的时间里,一切都在离我远去,我并不孤僻,却是那么的孤独。一个只有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世界。

  我想,你会长的非常大,现在的你小脑袋就如同 iPhone 充电器般大小。

  我知道这样的寄托有些过分,那些在为数不多的喝酒后才能出现在脑海里的 那些许放进抽屉中的情感。而至少在清醒的麻木时……

  我是该希望你能感受,还是 我们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只是一厢情愿呢。


  春天从三月中旬转而变成了四月,而记忆这些变化唯一的用途,似乎只是不停的让自己感受到时间在流逝,我不能在某处停滞过久。

  在一个毫无防备的星期天晚上过后。生命看上去便是条单行线,偶然与必然并无区别,而你依旧坚信着一切 它们既是没有变化 却再也不同,也连同自己 将自己剥离出身体。


  在两杯过后,很久没写了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