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1日

2017年08月11日 05:16 晴

在接连的不顺利与崩溃后,我删掉了很多人的联系方式。而后,也借此遇到让我无比安心的人,能让我不再感到害怕。无论如何,我已经做过决定了。谢谢你,安妮。

我发现几个问题,我对一些提问或问题的解释往往过于详细,但这并非不够精简的问题,而是为什么我要将脑内的东西输出的这么详细。接而下述的内容也借此留下了可靠依据。

从对乐视去年到今年的基本判断,到最近的安卓将将系统和驱动做更好的安排,AB站对电影区的改变,眼下对索尼产品本身的问题的关系,苹果的一步逐渐变成两步的设计能力,种种。

通过已有的信息回溯过去与现存的问题并得出事情接下来的发展方向,在多种可能性里组织出较为正确的可能性。

不过,这还不够,因为依旧缺乏更重要的创造性,这就像可以看到像素级的细节问题,类似国人可以将一个东西发展到极致,而最初发明它的人却不是国人。可能的一个可能性是,我所已知的信息还太少,无法总结出更长远的结论,可以看见当我去发现问题和已经得以验证的事情,短到几周就发生了,长也就半年一年,而创造性从某种角度而言即超越现在时间的结论。

这个发现从另一件事上也很有说服力。那就是,在恋爱想法的预感中,所有糟糕的预感都从未令我失望的发生了,并不是指结果(这的确挺搞笑的,人们的经验大概就是这样攒的吧),而是那些并非因为相信才会有意无意将结果引导至预想的猜想。敏感的人拥有的特质,只是掌握自己的情绪状态真的挺难的。

我需要睡眠耳塞再加一个隔音耳罩带来的真空环境。当下我比较感兴趣,某种角度上看到的能力是天赋还是由不自主与自主创造的自身与自身以为的外界环境所致,这其中包含了一定程度上我是如何及能否改变思考方式的问题,即,如果我不是我。←_← 嗯,希望没有选择主动降噪耳罩耳机不是个失败的决定。

啊!就是这样。

seaby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joy: :idea: :funny: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